8月份汇率月报

平安观点:
7月份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继续大幅走贬,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对美元贬值3.02%,即期汇率人民币对美元贬值3.03%。与上月不同的是,7月份美元指数表现为横盘震荡,主要经济体货币对美元企稳。人民币CFETS汇率指数大幅走贬,从6月底的95.66下降到7月底的92.95,这主要是由于人民币对篮子的大多货币出现不同幅度的贬值,对权重较高的美元、欧元、日元和韩元分别贬值3.03%、3.91%、2.38%和2.84%。人民币兑美元与兑CFETS货币篮出现的双贬现象,是2016年年初央行引入CFETS货币篮之后首次出现。

   
我们认为导致人民币双贬的原因有如下四点:第一,中美经济增长分化;第二,中美货币政策分化,短端利差进一步收窄;第三,中美贸易冲突不断发酵,全球风险偏好下降。中国股市波动加剧,不利于境外资金流入。第四,我们测算的“逆周期因子”显示,7月份以来,逆周期因子整体起到调贬人民币作用。本轮人民币贬值有央行顺基本面而为,主动引导人民币贬值的色彩。2018年上半年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震荡上行,在贸易战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指数的上行会进一步增大出口压力。

   
从6月中旬以来,短短一个半月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将近6%,引起了市场的担忧。但我们认为此轮贬值不会演变为2015年的人民币持续单边贬值,原因如下:第一,从国际收支来看,当前资本外流压力较2015年大大缓解。自2017年以来,我国金融账户连续5个季度顺差,资本外流的格局明显改善。第二,外汇市场供求压力较小。从4月份以来,银行代客结售一直保持顺差,虽然在6月份规模显著降低,但依然保持顺差。而在2015年,银行代客结售汇持续逆差,单月逆差最高达1280亿美元。第三,当前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加,由于基本面导致的汇率贬值压力可以较快释放,不像2015年人民币贬值压力积累。第四,外汇储备较为稳定。

   
展望未来,中美经济周期和货币政策将继续分化,中美利差的收窄会给人民币带来贬值压力。此外,美元指数盘整之后大概率继续上行。美国通胀上行较快,受充分就业以及特朗普税改政策的冲击,美国经济还会继续增长。欧洲央行决定维持基准利率不变,将保持利率不变至少至2019年夏天,低于市场预期。欧美经济基本面和货币政策的分化将为美元指数上行提供动力,增大人民币贬值压力。因此,短期人民币依然存在贬值压力,但由于中国央行对资本外流的较强管制以及逆周期因子的调控空间充足,我们认为人民币不会形成持续的单边贬值预期,资本大规模外流的概率也较低。

   
而且,人民币的快速贬值有助于释放中美经济分化带来的利空压力。下半年人民币大概率在6.7-6.9区间震荡,破7概率较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