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华融现金流严峻降薪过冬

摘要:[摘要]
有媒体称,中国华融将实行全员降薪,降幅为18%。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中国华融多位基层员工确认,降薪的消息属实。
7月20日,港股上市公司中国华融(2799.HK)股价再创新低。自今年4月中国华融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被查后,中国华融的股价不断创下上…

  [摘要]
有媒体称,中国华融将实行全员降薪,降幅为18%。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中国华融多位基层员工确认,降薪的消息属实。

  7月20日,港股上市公司中国华融(2799.HK)股价再创新低。自今年4月中国华融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被查后,中国华融的股价不断创下上市以来的新低,7月23日的收盘价与今年年初的最高价相比已经腰斩。

  有媒体称,中国华融将实行全员降薪,降幅为18%。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中国华融多位基层员工确认,降薪的消息属实。

  刹车

  “打算跳槽了。”中国华融某北京子公司基层员工刘强(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刘强介绍,中国华融有许多子公司,每个公司情况不同,虽然听到了相关消息,但目前他所在的公司,具体的降薪政策还没有正式公布,估计基础的工资会略微有调整,但影响不大,影响大的是绩效工资,而这一点很确定,今年肯定是没有了。

  刘强手头所有的业务都停滞下来。此前,赖小民率领下的中国华融激进扩张,许多子公司承揽了很多业务,人员急剧扩张,但实际上还没有拿到相应的金融业务牌照。如今,随着宏观经济形势和市场环境的变化,公司正猛踩刹车。

  “估计下一步各个子公司会展开合并,会重新梳理业务条线,缩减子公司数量。”刘强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据刘强介绍,公司内部也在下大力气自查,集团下派人员审计,甚至对之前某些项目进行追责。

  许多同事都已开始计划另谋出路。虽然刘强频繁面试,但跳槽也不容易,市场行情不好,去哪里都不好做。

  中国华融在华南地区的某子公司中层员工李东(化名),已经感受到了降薪带来的压力。

  李东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他去年刚买了房,每月还贷压力巨大,现在年度的绩效工资肯定是没有了,月薪也要被降低20%左右,几乎都不够还房贷了。

  “待遇下降的情况从去年就开始了,之前除了绩效工资,每到重要节日,华融都会给员工发各种福利,过节费,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李东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在中国华融的体系里,像李东这样的中层员工,月薪能拿到1.5万元左右,而如果能做出业绩,能拿到绩效工资,就会很可观,但目前业务方面几乎是全部暂停。

  李东的例子在金融行业有一定代表性。在华南的证券公司,员工待遇都类似,刚入行的年轻人,月薪只有三四千元,某些营业部甚至零月薪,刚入行的人只能靠家里的钱才能维持生活。但工作5年左右,通常就能积累到客户或项目资源,运气好的时候,就能拿到可观的奖金。

  不过,目前市场不景气,由于监管政策趋于严格,此前让从业人员大赚特赚的诸如股权质押、场外期权等创新业务,目前都很难开展,股权投资等业务,也由于IPO暂缓受到影响。

  “去其他地方也不好做,只能熬着了。而且说不定离职的同事们多了,内部的晋升机会就出来了。”李东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赖小民今年4月被查之后,中国华融经历了一系列变动。

  5月,中国华融公布了新的董事会成员名单:王占峰、李欣、宋逢明、谢孝衍、刘骏民、邵景春任独立董事,李毅、王聪、戴利佳、周朗朗任非执行董事,执行董事为王利华;6月29日,公司董事会宣布,选举王占峰为董事长,并行使公司法定代表人职权,并担任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主任,李欣为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

  这样的变动,实际上最大程度保持了此前的董事。“空降”而来的新董事长王占峰,此前在央行、银监会工作。

  现金流严峻

  表面上看,虽然此前中国华融在赖小民带领下,规模惊人增长,但从财务报表却不难看出,公司投资业务,更多是依赖融资做大,而投资活动带来的现金流入,却无法弥补扩张中的资本消耗,目前,公司情况不能说不严峻。

  中国华融的业务主要分三个条线披露:不良资产业务、金融服务、资产管理和投资。

  其中,对业绩贡献最大的是不良资产业务,从2012年的113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689亿元,增长了6倍;其次是金融服务,从2012年的114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309亿元,增长了2.7倍;资产管理和投资业务则增长最迅猛,从2012年的42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325亿元,增加了近8倍。

  在赖小民带领下,中国华融营业总收入增长了4倍,从2012年为143亿元增加到2017年底的596亿元;净利润增长了3.7倍,从2012年为59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220亿元。

  从资产负债表角度看,中国华融的增长就更为惊人。资产总计增长了6倍,2012年为3150亿元,2017年底为1.87万亿元。

  但是,在资产当中,占比最大的是“其他投资”,2012年为787亿元,2017年为7090亿元;其次为“交易性金融资产”,2012年为193亿元,2017年为2973亿元;再次为“客户贷款及垫款净额”,2012年为853亿元,2017年为2539亿元;“可供出售投资”,2012年为291亿元,2017年为1955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2012年为343亿元,2017年为1904亿元。

  资产的增长,很大程度上依赖的是通过整合兼并,带来的金融资产的增长。2006年,中国华融重组了浙江金融租赁,并更名为华融金融租赁,同年,中国华融与外资投资者,合资发起设立华融融德资产管理公司。

  2007年,中国华融与葛洲坝集团共同发起设立了华融证券,翌年,公司重组了新疆国际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更名为华融信托;2010年,重组了湖南省内原株洲、湘潭、衡阳、岳阳市的商业银行和邵阳市信用社,新设合并的方式,成立了华融湘江银行;2010年中国华融还成立了私募基金,是与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共同出资,组建了华融渝富;同年,公司还完成了对海南星海期货经纪有限公司的重组,设立华融期货。

  不过,中国华融投资活动带来的现金流入并不乐观。根据原始公布报表的口径,现金流量表中显示,公司投资活动的现金流情况并不好。其中,“赎回、出售投资所得款项”,从2012年的235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4030亿元,虽然大幅增加,但是支出也同步大幅度增加;代表支出项的“投资支付的现金”,从2012年的-246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5718亿元。因此,从2012–2017年,“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每年都是负数,从2012年的-10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1581亿元。

  中国华融通过大规模举债和资本运作获得现金流。根据财务报表,公司通过“非金融机构借款”获得的现金流入每年持续流入,从2012年的73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2527亿元;再加上“发行应付票据和应付债券所得款”也同步每年提高,从2012年的15亿元提高到2017年的1830亿元。

  因此,多种方式筹资,抵消了投资活动对现金流的侵蚀,使得公司现金流量表上,每年手中的现金还是正数,但现金流的根基变得脆弱。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